Menu
0 Comments

头条 他是日本“保守本流”政治的代表,更在40年前便一语道破中日关系未来痛点——

  在派阀林立、首相更迭如家常便饭的日本政治体制下,战后至今日本共产生了34位首相。平均起来每位首相的任期只有区区两年,如果以此标准来看,大平正芳作为日本首相,其一年半的任期(1978年12月7日-1980年6月12日)不足以青史留名。▲资料图片:大平正芳

  01

   为何是大平正芳?

  大平任内确实没有能够拿得出手的政绩,其原因并不在于他任期较短,更重要的是大平的政策理念并不是拘泥于一时一事的。如果换位思考的话,签署《旧金山合约》、实现同苏联与中国邦交正常化、加入联合国、实现经济高速增长,似乎都是必然阶段中的必然过程,首相个人的推动或许还是次要的。但是大平正芳的政治理念、政策主张所带来的影响却是他人不能够代替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近些年才会不断涌现出与大平正芳相关的传记、专著和回忆录。特别是进入21世纪以来,重新找回大平正芳“保守本流”政治的呼声不绝于耳。随着日本外务省档案的不断开放以及相关人士从政界陆续退出,对大平正芳的深入研究也具备了这种可能。

  新近出版的《外祖父大平正芳》一书作者渡边满子作为大平正芳的外孙女,不仅拥有同外祖父长期共同生活的经历,还广泛涉猎相关资料,在力求公平客观的基础上,尽可能从私生活出发全面呈现出一代保守政治家的各个面向。▲作者渡边满子

  02

   私生活与政治

  从私生活的侧面对大平正芳这一人物的刻画是本书的中心,但是却又不全然脱离于政治。确切的说是私生活让我们更加了解其政治主张背后的逻辑细委。比如大平正芳的宗教信仰,其实很多人都没有注意到大平曾经是虔诚的基督徒,他的基督教思想来源于战前基督教自由主义鼻祖内村鉴三及其弟子矢内原忠雄。

  在生活中,随处可见大平使用基督教似的隐喻来展现他对生活与政治的理解。比如,大平曾经在《日本经济新闻》上以“我的圣母玛丽亚”来形容他的妻子志华子夫人。再比如1967年日本《基督教新闻》的一则采访中,大平表示,“虽然不是值得在人前夸耀的信仰,但我的生活已离不开圣经了”。

  田中角荣曾经这样评价大平正芳:“与其说大平是政治家,不如说更像哲学家或宗教家”。他的这种宗教性格,不仅仅体现在待人接物上面,其政策主张中也有很多领域体现了宗教性的包容精神。▲日本作家辻井乔作品

  虽然作者渡边满子从私生活着眼,却不影响客观公正。比如,渡边满子基于国家利益的判断,对近些年自民党政治的腐朽进行直截了当的批判。作为政治家族的第三代成员,作者没有继承外祖父以及父亲的政治地盘,而是在远离政治核心的位置选择支持民主党(现在的民进党)。同时,在日美“核密约”的问题上,作者也是秉笔直书;在可能有损其父亲(时任大平正芳的政治秘书)以及外祖父声誉的细节问题上也丝毫没有回避,而是寄希望于“核密约”问题的彻底解决。

  03

  大平正芳的隐忧

  大平正芳在任时虽然没有伟大的政绩,但是作为田中角荣内阁的外务大臣,他在中日恢复邦交正常化(1972年)的谈判中发挥了关键作用。中日和平友好条约(1978年)虽然是福田赳夫内阁时期缔结的,但是践行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精神的却是大平正芳。▲资料图片:1972年9月27日,毛泽东在中南海会见来访的日本首相田中角荣(中)和外务大臣大平正芳(右)。(人民网)

  为支持中国的改革开放事业,大平在担任首相期间向中国提供了第一笔日元贷款。作为对华援助事业的一环,大平亲自过问的“日语教师培训班”也被中国日语教育界亲切地称为“大平班”。

  当然,大平的睿智还不仅仅体现在这里。如本书作者所言,中日关系问题虽然当时四平八稳,但大平也流露出隐隐担忧:“现在都是友好气氛,好像很热闹,当30年、40年后中国实现经济高速增长的时候,一定会有难题发生啊……”▲资料图片:1979年12月,邓小平会见日本首相大平正芳。这里的难题不仅仅体现在中国的经济增长,更重要的是,日本在此后的政治进程中也渐渐抛弃保守本流的路线,越来越向着极端化的方向发展。大平的“椭圆哲学”是其政治理念的核心,椭圆具有两个中心,强调相互间的平衡和制衡,而如今无论是对外政策还是国内政治领域,日本都在向右倾化的方向发展。恐怕这也是近些年大平正芳研究繁盛的缘由之一吧。

  大平的远见还不止这些,作为大藏省(现财务省)出身的官僚政治家,大平深知健全财政的重要性。早在1973年“石油危机”时,时任大藏大臣的他就积极主张引入个人消费税,然而在当时却遭到了党内大多数人的反对。后来果然如大平所断言,导入并不断增加消费税成为拯救经济、健全财政的一根稻草。▲资料图片:1973年10月,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国际石油输出国组织为了打击对手以色列及支持以色列的国家,宣布石油禁运,暂停出口,造成油价上涨。这是历史上第一次“石油危机”。

  大平正芳的“田园都市构想”也是非常具有远见性的政策主张。随着1960年代至1970年代经济发展所导致“城市过密、农村过疏”格局加剧恶化。作为出生于四国岛香川县的政治家,他对地方——特别是偏远地区的经济发展和生活条件改善也倾注了很多心血。如今这一现象已经成为日本国内最重要的课题之一,如何有效地发挥地方的潜力、振兴地方经济一直困扰着当今的安倍政权。▲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法新社)

  作为一名首相,大平正芳想到的不是维持自己的选票和支持率。就政策领域而言,他的很多主张都是恩泽后代的,这一点在书中都得到了作者的一一印证。最后,以大平生前经常光顾的虎之门书房店主给本书作者的一封邮件来收尾:

  大前辈(指大平正芳)是一位爱学习的人呢。自那之后已经过去了35年,虎之门书房仍然在等待着重视学习的首相的光临……这里的省略号有着无限的深意。在当前反智主义和民粹主义盛行的日本社会,这个省略号既有对大平正芳的怀念,又有对当前日本政治家的唏嘘,当然还有对未来日本政治的期许。或许这也是作者写作本书的最大初衷。《外祖父大平正芳》

  作者:【日】渡边满子

  译者: 薛轶群/徐伟信/尤一唯/韦平和

  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w88官方网站手机版|w88win手机版登录|优德优德w88官方网站

本文链接地址: 头条 他是日本“保守本流”政治的代表,更在40年前便一语道破中日关系未来痛点——

Related Post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